证券日报:数字货币建设将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



  • 0_1578285564386_26cao-master1050

    自2009年央行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国际化走过了十年进程,这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规模快速增长、全球贸易份额持续提升及金融市场开放持续深化的过程。随着货币国际化的经济、市场和价值基础的不断夯实,这十年以来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取得了长足进展,人民币的支付结算功能不断增强,投融资功能不断深化,储备货币功能逐步显现。但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出现、数字货币等新技术的兴起,在新时期人民币国际化也面临一些新的挑战。

    展望未来,中国经济有望保持平稳增长,金融开放也将持续深入,而“一带一路”及自贸区建设不断推进,这些都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人民币国际化将显现出新的趋势,国际化进程也将更加平稳、更可持续。

    人民币国际化十年成就

    随着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金融领域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以及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深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也快速发展。具体说来:

    一是跨境贸易支付结算快速增长。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金额从2010年的5063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51100亿元,年均增速为33.5%。其中,服务贸易跨境人民币结算占服务贸易进出口比重从2015年1月份的17%增至2019年9月份的37%。人民银行披露的数据显示,与我国发生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国家和地区达242个,发生业务的企业超过34.9万家,银行超过386家。随着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快速增长,人民币国际支付市场份额持续提升。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数据显示,人民币国际支付市场份额由2012年的0.3%提升至2019年9月份的1.95%。

    二是跨境投融资快速增长,境外主体持续增持人民币资产。2019年前10个月,人民币直接投资结算金额共计2.2万亿元,较2012年同期增长了10倍多。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金融资产规模为5.86万亿元,较2013年底增长104%。其中,持有境内股票1.77万亿元,债券2.18万亿元,贷款0.82万亿元,存款1.09万亿元。

    三是人民币计价功能不断突破,国际储备功能逐步凸显。2016年10月份,人民币被正式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占比达到10.92%,仅次于美元和欧元。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官方外汇储备币种构成调查(COFER)报送国持有的人民币储备规模为2176.4亿美元,在整体已分配外汇储备中占比1.97%,创IMF自2016年10月份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最高水平。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已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四是跨境人民币业务基础设施逐步完善,金融市场开放成效显著。截至目前,人民银行已在美国、德国、法国、南非、韩国、日本、俄罗斯等25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人民币清算安排。截至2019年6月底,CIPS(跨境支付系统)已有31家直接参与者,847家间接参与者;实际业务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相关金融改革稳步推进。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管道式开放深入推进,境内外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机制不断完善,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础上保持基本稳定。资本项目可兑换稳步推进,直接投资外汇管理率先实现基本可兑换,证券投资项下可兑换有序进展。

    人民币国际化将呈现新趋势

    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全球经济低增长,主要发达经济体逐步陷入负利率,而中国经济增长相对稳定,资产收益率相对较高,金融领域改革开放持续深化,人民币国际化还将稳步前行,但可能会呈现一些新趋势和新特征。

    一是人民币有望成为全球关键货币之一。“特里芬悖论”约束下,美元独大的国际货币体系,一定程度上是全球金融体系不稳定的内在原因之一。美元作为全球货币与美联储货币政策以国内为主,决定了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和金融危机。美元汇率波动加大背景下,各国需要持续增加其他货币进行国际贸易结算交易。随着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中国仍有望保持第一大货物贸易大国地位,加之人民币汇率相对主要货币,稳定性更强,未来跨境贸易人民币支付结算需求有望不断提升,人民币将逐步发展成为全球关键货币之一。

    二是“一带一路”将进一步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首先,“一带一路”将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促使中国从贸易大国向投资大国升级,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经济基础。其次,“一带一路”有助于提升人民币境内外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市场基础。最后,“一带一路”有助于提升人民币在全球投融资和外汇储备中的使用,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价值基础。2019年1-10月份,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9.4%,占比较2013年提升4.1个百分点至29.1%。截至目前,我国先后与20多个沿线国家建立了双边本币互换安排,与7个国家建立了人民币清算安排。

    三是离岸市场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支点。离岸市场在美元、日元等走向国际货币过程中均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不断扩大,离岸人民币产品逐步增多,离岸人民币市场较快发展,目前已形成以中国香港为主,新加坡、伦敦、首尔等多点发展的格局。中国人民银行先后在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以及新加坡、伦敦、法兰克福、首尔、巴黎、悉尼、纽约等地建立25家海外清算行。

    四是自贸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沿平台。我国自贸区从沿海到内地多点开花,目前自贸区数量已经达到18个。自贸区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自贸区更加开放、更加便利的跨境金融政策,有助于扩大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稳步推进,并将成为建设全球资产管理、跨境投融资服务、国际保险、全球人民币资产定价、支付清算中心及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的样板,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将与人民币国际化相互促进。

    五是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动能。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原油、天然气进口国,大宗商品交易及期货市场的发展将快速推进,必然将增强中国因素对全球大宗商品交易的定价权。人民币作为大宗商品的国际计价货币既有助于降低中国石油用户面临的汇率波动风险,又有助于在海外培育长期持有人民币的真实需求。同时,全球大宗商品交易计价货币一旦形成之后就具备很强的制度惯性与网络特性,有助于使人民币更快成为国际支付结算及计价货币。

    六是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及金融改革开放将与人民币国际化相辅相成。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深入推进,人民币汇率将呈现双向波动,有升有贬的走势,有助于分化市场预期,促进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近期,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公布了11条最新的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我国全方位的金融业开放再上新台阶,这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市场基础。

    七是人民币国际化将更加注重平衡发展。迄今为止的人民币国际化更多地是通过贸易结算推动人民币走出去为主,由于境外居民和机构持有人民币资产,因而对我国来说是一种“负债型”的人民币国际化。这种初级阶段的人民币国际化模式对人民币升值预期的依赖程度较高,长久来看难以持续。在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求不断增加,海外融资也变得更加容易,跨国投融资规模将快速增长。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模式将逐步从“经常项”和“负债型”为主,向“经常和资本项并重”,“负债和资产型并重”转变,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向更高阶段发展,促进人民币输入与输出均衡化。

    八是数字货币建设将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目前主流数字货币的交易主要以投机为目的,币值波动过大,还可能使不法分子洗钱、逃税变得更加容易。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最大的优势在于政府背书。2019年7月份,国务院正式批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中国人民银行针对数字货币已经申请了74项专利,中国央行可能成为首个推出主权数字货币的机构,这将有助于提高人民币交易清算效率,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唐建伟系交通银行金研中心首席研究员、刘健系交通银行金研中心资深研究员)


 

0
在线

145
用户

468
主题

751
帖子

Coin131 - 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社区 | supported by YANBONG | CRYPTORO